网赚爱好者  > 消费者维权

冒险家值得暴利

2019-6-30   阅读: [ 15436 ]     百度一下  
目录:冒险   冒险家   暴利   

原标题 :冒险家值得暴利

当你老了,头发白了……总有一种( 一些 )疾病会找上你,无疾而终越来越不会。


在那些老年人的疾病中,假如我可以选择,有一种病是我最不愿意得的是阿尔茨海默( 老年性痴呆 )。



里根,一位穿越冷战时期最令人敬仰的政治领袖,他执政的时候总是告诉美国人民「美国最美好的日子还在后头」,但他自己最差的日子却在生命的最后头。


在最后 20 年,因为阿兹海默病,他忘了 1929 年的「Tau Kappa Epsilon 兄弟会」,忘了人们对他的昵称「Gipper」,忘了希尔顿门口的刺杀,忘了拖垮苏联的星球大战计划,忘了陪伴他 50 多年的南希,忘了与他政治情缘深厚相爱相杀的撒切尔夫人……


虽然是普通人,但和我们年少时敬仰的大师一样,当我们老了,最珍贵的财富也是回忆。


阿尔茨海默病照看护理适当,人的寿命长短受到的影响其实不大,但在人生的最后十几二十年,你将生活在没有回忆没有过去的日子。


先是记不起手机放哪儿,然后是找不着回家的路,最后是认不得家人,也忘了年轻时的爱与怒。


这种记忆的消失,源自某些蛋白在我们神经细胞内外的聚集和沉淀,现有的治疗药物对于医师和患者来说都是聊胜于无的安慰。


而过去 30 多年,都没有研发出药物可以针对这些蛋白异常聚集进行拦截和去除。


据估计,美国约有 550 万阿尔茨海默症患者,在我国,这个数量约为 1000 万,每一年的新病发例就有 30 万。


到 2018 年,世界老年痴呆造成的医疗总费用将突破 1 万亿美金。


在肿瘤靶向药物高歌猛进这几年,人们对于针对这些蛋白的靶向治疗药物研发也迸发了极大的热情,并寄予厚望,之前一些阶段性的研究结果也让人们如获至宝。




然而,2016 年 11 月 24 日,这个领域最大的玩家美国礼来公司宣布放弃了已经进入三期研究的 Solanezumab。


这一天被称为礼来研发历史上黑暗的一天,当天礼来的股票价格下跌 14%。


其实,这不只是礼来黑暗的日子,对于整个阿尔茨海默病新药的研发都是悲剧的一天。


进行类似研究的 Biogen 和 Axovant 公司股票价格也分别狂跌 10% 和 18%,业界对这个领域的研发看衰一片。


这实际上就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最黑暗的日子。


一次研发的失败,付出的是数亿到数十亿美金现金的代价和百亿美金的企业市值缩水,这也是为啥媒体我们时经常使用「豪赌」来形容重磅炸弹级别新药研发。


这是一种巨大的冒险,也正因这种冒险催生了大量划时代的药物。


咱们来看一眼 2014 年,世界所有公司的研发投入排行榜。制药和医疗器械公司占据了前 20 名的半边天,更是把通用 ,IBM 和思科这种巨头都压在了身后,「豪赌」的说法一点都不过分。



制药企业原研药高价高利润的背后,是在研发路上的累累白骨,是数以万计研发人员长达 10 年之上的生命消耗,是数十亿美金的水漂。




对于冒险家,要对他们的成功给予比暴利还要利润回报大的鼓励。


在大航海时代,哥伦布的冒险,不是因为「世界那么大,我要去瞧瞧」的情怀,也其实不是去远方寻找诗歌和田野。


是因为他和西班牙王室约定:他将可以永远重新土地的总收入中提成 10%。另外,他还有权利可以购买在新土地的任何商业冒险事业的 1/8 的股份和享受他们的 1/8 的 利润。



这种慷慨到丧心病狂的激励,让冒险家披荆斩棘将船驶向人类未知的新大陆,资助哥伦布的意大利私人投资者和西班牙王室和他我一样伟大。


高利润的回报是对药企豪赌冒险的奖赏,是鼓励他们研发更多解决人类病痛的新药。


因此,像印度政府这种「强制专利许可」,强行生产低价的仿制药,在我看来就是一种抢劫,是谋财害命。


是以劫富济贫的名誉抢劫冒险家,抢劫聪明的人,抢劫勤奋的人。


也是对新药研发冒险精神的抹杀,最终品尝黑暗恶果的就是那些欢呼的「老百姓」。



除了慷慨的激励,对于冒险家的失败,还要有宽容。


礼来宣布 Solanezumab 项目终止以后,看见很多医师朋友对此表示惋惜,行业评论者刘谦老师也在朋友圈发出向礼来致敬的评论:


为坚定不移的研发致敬 :


昨日礼来的阿尔兹海默症药物 solanezumab 宣告失败,上十亿美金研发费打水漂,股票价格狂跌。有人说真傻,礼来不晓得 fail early fail cheap 么 ?


礼来一定知道啊,但研发其实不是全部为了商业,AD 30 年没有新药的惨状强烈激发了礼来科学家的好奇心。新药研发这种高风险的事,多试一次才多一次机会。



机会主义能搞点 metoo 出来,但国际大药企的研发历程表明这注定是个向死而生的体验,想想新基的来那度胺 ,礼来的培美曲塞 ,赛诺菲的草酸铂 ,辉瑞的西地那非吧。


如果药企都是有头脑的商人主导,那这些药的问世就不知猴年马月了。


这就是对失败的宽容。


当然,不答应刘谦老师的最后一句话。正是由于商业的考虑,药企才前赴后继的在阿尔茨海默领域冒着巨大的危险进行投入。



药企研发一些商业价值比较小的药物,通常也是为了换取那些商业价值大的药物的快速审批。


FDA 给愿意研发罕见病治疗药物的药企发「优先评审券」,药企可以用这种「插队券」加快其具有大商业价值药物的审批,以便尽快上市销售。


去年,赛诺菲就用 2.45 亿美元的天价,购买一款儿科胆汁酸疾病的药物( 罕见病 )的优先券,并用这个优先券缩短了糖尿病新药 LixiLan 的审批时间。


情怀也是标价的,在这个案例中,研发儿科胆汁酸疾病的药物的情怀价值 2.45 亿美金。


BTW:研发 metoo 药物不是机会主义,而是实用主义。



不能把情怀看的比商业更高尚,出于商业目的进行新药研发,真实,有效而且一样高尚。


人类都是通过利己来利他 。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的人,不是疯子就是诈骗分子。






上一篇:  看黄光裕如何靠“借鸡生蛋”成为首富,他是怎样实现的?

下一篇:  足球世界杯有冷门,“网球世界杯”也有冷门
目录:冒险   冒险家   暴利   
1.网赚爱好者 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网赚爱好者 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网赚爱好者 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 网赚爱好者 或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 网赚爱好者 编辑修改或补充。